zh

討論區

廣告

跨性别生活 | 一位跨性别姑娘眼中的香港(总第17期)

Joanne Leung » 八月 12 '16

這篇文章有寫關於香港性別轉換的資訊,大家不妨看一下。


跨性别生活 | 一位跨性别姑娘眼中的香港(总第17期)


跨性别生活 | 一位跨性别姑娘眼中的香港(总第17期)

 2015-11-01 安娜贝尔 




一位跨性别姑娘眼中的香港


承兜兜姐姐邀请,让我写一篇关于香港跨性别群体生活状况的稿子。思来想去,提纲改了多次,还是觉得难以胜任。自己觉得一个社会群体的生活状态受很多方面影响,自己才疏学浅,对香港不敢说了解;其次我是一个隐藏的TS,文中诸多我都没有亲历过,加之文化差异,和本地的TS群体基本没有交集,不敢说对TA们的生活有所了解。所以这篇稿子除了我的一些喃喃自语外,大多都源于公开的资料,还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有不实之处,也望指证。


关于我

我是男孩子出生,记忆中大约4岁开始有性别不适的体验。有表现后被家长部分压制,但内心一直感到不适,性别认同的潜意识在青春期中后期越加明显。高考后我到香港读书,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性别认同。从最初的自我压抑,一步步发现、认可、接受自己。我目前已经开始工作,暂时没有公开出柜或者手术的计划,也没有寻求正规医疗支持。


香港初见

提到香港,你会想到什么呢?繁华的金融中心,时尚的购物天堂,还是港片里黑社会横行呢?大家都说,这里有廉洁的政府,良好的医疗,高素质的居民,不需要翻墙的互联网;跑步般快节奏的生活让人忙得喘不过气来,但似乎也不失为实现梦想的捷径。

几年前拉着最大号的旅行箱第一次跨过罗湖桥的时候,我与其他“港漂”孩子们一样,内心是充满想象的。我们期盼良好的教育,优越的社会环境,亲密的朋友,高大上的工作,一步步实现心中的梦想:有人想埋头研究专心学术;有人想以此为跳板,进入欧美名校就读;有人想7年后拿到永久居住权,从此全球免签旅行;有人想进最好的公司工作,成就一番事业;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享受到香港良好的教育。以另一个性别为梦想?抱歉,没有听过……

愿我能为你们勾勒出一个跨性别者眼中的香港。


性别相关医疗资源

很多大陆朋友认为香港医疗非常好,我觉得有必要大致介绍一下香港的医疗系统,或许会和大家的想象有所不同。

香港的医疗大体分为私立医院,私人诊所和“医院管理局”下属的公立医院和社区诊所。私立医院急诊不需要等候,专科预约一般也很容易,服务周到,条件优越。私人诊所由医生自己开设,服务从普通小病到专科诊所都有,部分医生也会挂靠在私立医院,或者借用私立医院设施进行手术等治疗。公立医院总体医疗质量不输私立医院,但是轮候时间非常长,在非急症的情况下,很难及时就医(例如某东区医院男性包皮手术已经排到两年以后,还不包括预约手术前看医生,做检查需要的时间);因为病床紧张,求诊者没有急切需要和其他医生转介信的情况下也不能住院。社区诊所是公立医疗系统的第一环,负责进行简单的诊治和转介,轮候时间也比较长。

香港的医生收入很高,医药分离的制度和严格的规管使得违法成本非常高昂,大陆过度检查、以药养医的现象在香港少有发生。但不同类别的医疗服务,价格上有着天壤之别。私立医院价钱极其昂贵,没有保险的普通人是断然负担不起的(比如入住4人病房费每天近千元港币,一张普通X光片也要600港币以上,做一个小手术好几万)。私人诊所价钱适中,相比内地公立医院稍贵(在没有医保,所有费用自己承担的情况下)。公立医院对于香港居民则非常便宜,诊费和药物都在100港币以下,住院则每天100港币全包,包括任何手术、住院期间饮食、绝大部分医疗器械和药物,但对非香港居民则所有服务都会按原价收取,价钱高于大陆医院。

性别相关的医疗资源我了解并不多,大部分资料都来源于新闻报道和香港“跨性别资源中心”梁咏恩小姐撰写的《是男非女》手册,有兴趣了解的朋友请自行下载(注1),在这里我只给大家说个大概。

香港医疗的专业程度较高,跨性别人士如果决定寻求正规医疗,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包括几个LGBT非盈利组织,注册社工,公立医院心理科、性诊所或者私人医生。这些服务依照所属机构不同,收费差异很大。

目前我所知道的香港专注服务跨性别群体的非牟利组织只有梁咏恩小姐所在的跨性别资源中心,其他一些LGBT团体也有为跨性别群体提供服务的,大都集中在宣传教育和心理辅导方面。

公立医疗方面,跨性别人士可以预约普通精神科,该途径费用比较低廉,但是轮候时间非常长。性别焦虑通常都被归类为稳定新症,轮候时间在24星期至143星期不等(注2);有严重心理问题的人士才会被归为紧急或者半紧急新症,轮候时间缩短到1星期到7星期不等。到精神科第一次看医生通常只会接受基本的诊断和心理辅导,并不会得到荷尔蒙药物。如果医生判定有继续观察和接受治疗的需要,会考虑转介到“性诊所”,或者让跨性别人士自我观察一段时间后再来预约就诊。但由于需求较少和公立医疗资源不足等原因,有跨性别人士预约精神科后被医生告知没有相关专业知识,或者两次就医时间长达半年以上。这对于需要专业人士诊断治疗,并且可能需要经常做专业心理和生理检查的跨性别人士都是不够的。这些情况在05年玛丽医院关闭性诊所后更加普遍,一些跨性别人士被踢皮球似的在不同医院精神科来回转介,见到医生发现自己是第一位“特别病人”。08年威尔士亲王医院重开性诊所后,“医不对路”的情况有所缓解,但轮候时间依然很长(注3,注4)。

香港目前只有两间医院提供性诊所。进入性诊所后,跨性别人士需要经过许多环节评估和治疗,包括社工、职业治疗、语言治疗、遗传科、内分泌科、妇产科、法律顾问等等,过程最短需要两年。除了接受各种评估、检查和荷尔蒙治疗外,医生还会强制要求跨性别者“完整体验”生活,以目标性别工作、学习很长一段时间,这其中的困难程度或许和大家在大陆遇到的相当。整个过程完成后,心理上有手术需要的,生理也适合做手术的,才会被转介到外科择期进行手术。

手术方面,香港起步较晚。第一例手术由号称“变性人之父”的袁维昌医生于1985年完成。25年来袁医生为近100人完成手术。目前,袁医生和其所在的律敦治医院仍然是香港FTM和MTF手术的唯一去处(注5)。但跨性别相关的诊断,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则由沙田的威尔士亲王医院性诊所负责。袁医生今年即将退休,以后外科手术也会转移到威尔士医院。100人这个数字对香港700万人口来说其实并不高,尽管在公立医院接受性转换手术受到整个公立医疗系统支持(费用仍是100港币每天),据说很多人还是会选择到泰国手术,术后再到公立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就就医人数和最终手术人数看,在香港公立医疗系统接受性转换手术着实不易,08年至12年间(笔者没有找到最新数据),威尔士亲王医院的性诊所有70多人就诊,但彼时只有3人被认为适合手术。人数少,有部分人士的确不适合做手术的原因,也有医生执念的原因:手术因为其破坏性和不可逆性,通常被医生视为最后的治疗手段。这些也给内地的兄弟姐妹们提个醒,不要轻言手术,不要轻易服药,认清自我非常重要。

约稿时,兜兜姐还让我介绍一下,如果有手术名额,要怎么争取。其实,公立医院的性别转换手术目前每月仅可以安排3台,但就需求量来讲,确认手术后需要等候的时间非常短,没有谁和谁竞争的问题。从医生的角度来说,患者需要用一切办法向他/她证明自己适合手术,所以跨性别者需要抗争的,恰恰是自己,而这个过程,在香港着实不易。


社会态度和生存空间

当我细细打量上一辈的个体和家庭,常常惊呼:香港好传统喔!比如,信奉风水的人非常多,无论开公司,打官司,都要找先生算一算。香港传统节日气氛比较浓,重阳登高望远,盂兰盆节路边化纸等习俗都保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房价太高,子女成年后和父母、兄弟姊妹(香港没有计划生育)住在一起的情况非常普遍;很多本地同学平时无论怎么野,星期天是一定要回家跟父母喝早茶的。总的说来,香港仍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华人社会。在这种氛围下,父母对性别的不同期待非常明显,在男性身上更是如此,小时候最讨厌的“男孩子不要哭!要坚强!”在这里也是会常常听到的。因此,改变性别需要承受的家庭压力非常大,新闻上常常有跨性别者出柜后被赶出家门或者手术后被家人切断一切联系的报道。社会压力下,在相貌达标前,少有跨性别人士以自己想要的姿态站在众人面前,排除漫展上的伪娘们,我只在街上看见过一两次非常明显的MTF TS。这时候周围的人都会开始侧目,或者轻声议论。

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要逃离这样的社会环境很难;香港虽然人多,土地却就这横竖10公里,大家出门都搭地铁,工作逛街都在那几个地方,要想完全逃离自己原有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关系开始新生活非常困难;如果决定“北上”到大陆去,又要面临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注6)。大陆的兄弟姐妹要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并不难,这一点上香港是比不上大陆的。

香港社会表面上比较西化,工作场合书面语以英文为主。年轻一代个性张扬叛逆,接受新事物能力强。年轻人着装偏日韩风,男生打耳洞,穿紧身裤,用护肤品等在大学里很容易被人接受。香港社会氛围崇尚协商理解,抵制暴力,各种原因让大陆同学常常会觉得香港男生“很娘”。但是,这些都不代表香港没有性别分界线,恰恰相反,这条红线非常明确。比如,穿颜色鲜艳的男款服装或许是审美,但穿任何女款则会被认为不正常;男生友善温和是个人品德优良,温柔细腻也可能会被认为不正常。这条红线没人告诉你,但是却处处存在,你可以从长辈的语气,路人的眼光,恋人的期望,周围的流言蜚语中找到它。有时我觉得,香港的西化,似乎留在了工作中、饮食中、旅游中、大学中,而整个社会的深层,却还是“黄心”的。

不过退一步讲,香港相对大陆的西化也造就了较为开放的社会和崇尚自由的态度。每年同性恋大游行都有很多人参加,周围出柜的同性恋同学也越来越多;在学校里,男同性恋还有人调侃,女同性恋已经激不起太多反应了。大学里有学生社团请LGBT组织来演讲,梁咏恩小姐是各个大学的常客,每次讲演都爆满。就连职场上也开始有女生取男名,穿男装,甚至让同事以“先生”称呼。我穿着偏女款的衣服出门,收获的评论有“怎么穿女仔的衣服”,“好奇怪”“变态”,也有“衣服很好看呀!”“你是女生就好了”,“小姐,哦对不起先生,试衣间在那边”。路人的侧目会有,但一般看两眼也就算了。还有可怜的男生看到我从洗手间出来转头就走,还说“啊对不起走错了”哈哈。

但是,你要说这是对跨性别人群的包容或者理解吗?什么又是理解和包容呢?我曾经到欧洲生活过一段时间,见过几次MTF跨性别者。当我亲眼看到没有经历过荷尔蒙治疗和外科手术的成年白人男性穿着妖艳的女装旁若无人地走在街上,和身边的“正常人”轻松交谈的时候,我为自己感到深深的羞愧,不是因为我不具备她们的勇气,而是因为我发现她们震惊、甚至惊吓到了我——一个内心和他们一样的人。那时候我才体会到,原来自己也是充满性别偏见的,原来自己对不像自己的人都没有理解和包容。我想,验证一个社会是否真正包容和理解跨性别人士,应该是跨性别人士,不论其外表如何,都能毫无顾忌地展示心中的自己,并且不被划分为异类的时候。

我有理由相信在香港的一些同学,知识分子,医生,社工,和其他性少数群体的确是试图去理解和包容我们的,也有人在为性少数群体平权而努力,例如本届平等机会委员会主席周一岳医生就曾撰文呼吁修订法律,停止歧视(注7)。但整个社会呢?不久前看凤凰卫视关于同性恋的纪录片,里面一句话引起我深深的共鸣——“大城市,给了同性恋者们更多的空间,而这种空间与其说是包容,不如说是忽视。”(注8)这种态度,跟“同性恋无所谓,我孩子不是就可以了”并没有什么差别。

一位在大陆出柜并且被父母赶出家门的跨性别人士需要怎样生活下去呢?他/她或许首先要租一个虽然小,却也属于自己的房间,或许还能约着同类人一起搭建一个家。但在香港,这些都非常困难。许多中产家庭的孩子们成年后还在睡高低床;我周围的“港漂”同学,白天是中环西装革履的白领,晚上回到家却只能拉个帘子睡在客厅里,或是一次次在下铺室友的翻身中醒来;这里普通中产阶级一家三口住的公寓常常不到40平方米,而这样一套价值400万港币以上的公寓从客厅伸手就能摸到邻居的窗户。对跨性别来说无比重要的隐私,在香港是非常奢侈的,因为这里有全球最难负担的房价。然而对于普通香港人来说,不买房,只租房可以吗?几年来香港租金高企,大部分住宅的月租都要高过最高比例贷款下每月的还款额,换句话说,买比租便宜。港人称付首付买楼为“上车”,意即以前都在辛苦走路,为别人还贷款,现在每月还钱为的都是自己的房子了,就像坐上车一样。香港中下层的居住条件如何,大家可以参考注9。对于永久居民来说,住的方面多了公屋、居屋等选择,但有最高收入限制,即使满足条件,平均也需要等近3.5年。所以一个跨性别者在没有稳定收入的情况下脱离了家庭,很难找到容身之地。

工作方面,香港失业率很低,找一个普通的工作养活自己并不是很困难,普通下层工作的月薪在12000港币左右,每天工作时间近10小时,很可能需要轮班。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多,但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而已。上文提到租房,普通地段2人间唐楼(老式楼房,治安环境差)月租1万左右;饮食方面每月需要至少3000港币,再加上交通(香港公共交通并不便宜),其实所剩无几。

为什么我上来就谈下层工作呢?香港基本没有农业和制造业,大部分工作机会集中在金融和地产,这些行业需要的教育程度比较高,讲求“专业”,竞争激烈,工作辛苦。香港人平均每周工作近50小时,每年2296小时,在多项调查中都排名世界前五,这些统计还包括了大量按时下班的下层工作者(注10);加班在大公司更是文化基因,白领们11,12点下班家常便饭,忙起来“姑娘当汉子用,汉子当牲口用”(维多利亚港璀璨的夜景都是我们办公室的灯点亮的呀有木有),怀孕7,8个月的白领还在起早贪黑加班,这种职场能容得下跨性别,尤其是MTF人士吗?如果尝试以另一性别找工作,即使外表上能“蒙混过关”,在依照法律登记身份证、办理强积金(香港退休金系统)时也会“原形毕露”。

香港关于歧视的立法有《性别歧视条例》、《残疾歧视条例》和《家庭岗位歧视条例》,由平等机会委员会管辖。这三部法律并无提到任何基于性倾向或性认同的歧视,政府多次立法尝试也在保守宗教势力干预下失败。这相当于说,在香港基于性倾向或性认同歧视他人,或许不合法,但也并不违法!跨性别者在工作场合遭遇歧视甚至解雇,常常无处伸张。许多大公司本身声明不容忍此类歧视存在,然而现实却和言语大相径庭(注11)。毕竟,绩效是人评出来的,同事关系也是人决定的,在一个需要与很多人协作的公司性别出柜,几乎等同于自动辞职。

因为上述原因,跨性别人士很难在评估的两年时间内从事较好的工作。许多人本身受情绪困扰多年,学历背景在职场上没有竞争优势,为了生存或者手术,不惜从事色情业和其他非法活动。即便能在家人同事朋友的支持下走完评估期,顺利接受手术,术后的身体也可能难以胜任超长时间的工作,再加上1年的术后恢复期成为简历上的空缺,想以新性别找一份好工作,日后有安稳的生活非常不易。


身份与婚姻

香港政府给完全做完性别转换手术的跨性别者换发新身份证,流程比较简单。但“完成手术”对于FTM的要求非常苛刻,要求必须重建阴茎,所以也不排除有人为了更改身份证而被迫接受手术。香港身份证号码没有性别标识,从前会有地方标明性别曾经更改,目前也已经废除。手术后的身份证除了性别和相片不同外,其他都一样。

2004年起内地更改性别后可以自由与异性结婚,但香港一直到2014年才赋予完成手术的跨性别人士婚姻权。因为结婚核实性别所用的文件是出生证明,而非身份证,但出生证明无法修改,许多跨性别人士手术后只好到海外结婚。这一情况一直到2013年才因轰动一时的“W诉婚姻登记官”一案(注13)而改变。官司打了三轮,终审法院最终判决2014年5月13号起MTF女性可以和男性自由结婚,但FTM的男性因为没有判例,目前仍然不可以和女性结婚。我想能改性别却不能结婚这一点出乎很多人意料,但在这里自由和开放并不表现在每个方面。香港沿用以英国法律为主的英美法系,法律受基督教价值观影响很深,法官判案受到历史案例约束,自由度很小,因此整个法律体系演变常常落后于时代;如果提请修法不通过,法官又不敢冒险判决,明显不合理的法律也会就这样长期保持不变下来。


药物购买

我想这可能是兄弟姐妹们很关心的话题,但介于药物的风险和争议,我还是把它放在最后。如Rara和天地不等等朋友所说,药物可以筑梦,也可以毁了你。请各位一定慎重,不要轻易服药,不要懵懂服药,在正规医疗体系下由医生监督服药一定是最安全有效的途径。

医药分离制度下,香港的医院一般只为门诊和住院病人提供药物,大部分医生并不售卖药品,而是提供处方让病人自行到街上的药房选购。由于审批等原因,香港药品比较齐全,价钱公道,选择面也比较广,医生会结合跨性别人士的具体需要开出最适合的处方。但是,香港的处方药管理非常严格,不同类的药物有不同的购买要求。雌激素这类药物被归为“第三类毒药”,是最高级别规管的药品。患者需要凭处方,在药房注册药剂师的监督下购买,还要留下个人资料、联络方式、药品用途等。当然,和内地商人一样,部分药房还是会铤而走险,通过医生暗开处方,或者走私国外药品的方式逃避监管。但据我所知,这类行为并不常见,通常出在需求大,单价高的抗癌药物上;而且由于政府常常“放蛇”抓人,药店很少会卖处方药给不熟的人。此外,香港B2B、B2C不发达,很难像内地一样网上购药。换句话说,在香港私自购买跨性别相关的处方药并不容易。


一些想法

谈完医疗那一块后,也许有读者会问,为什么我不在香港寻求正规医疗帮助呢?这样可以方便地获取药物,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相对安全地服用,也有专业的心理疏导。我想大家看完后面生存空间部分后,能部分理解我的想法。某种程度上我会说自己是个有事业心的人,希望能有一技之长,也希望过上不为衣食住行烦恼的生活,而目前的工作环境绝对不会容忍我以跨性别的姿态出现。即便我只是下班后按医生的要求生活,标准剂量的激素还是会很快让我无处躲藏。此外,整个香港医疗系统联网,若是我以这样的身份看了医生,势必被记录下来,未来潜在的影响,也让我不得不在完全思考清楚前不敢轻举妄动。

约稿时,兜兜姐姐特别提到,一些跨性别人士觉得,如果自己成长在国外的话,就不会受歧视了。记得我来香港前,也对这里充满幻想,来了才发现它的种种不好。总结起来,跨性别者在大陆会遇到的问题,在香港也不会少。记得从前夏站有一位在美国TS上官哀怨就常说在美国生存环境比较恶劣,针对跨性别人士的暴力行为非常多。社会环境方面,或许某些国家确实宽松一点,因为国家经济实力(如欧洲)或者地方传统(如泰国)等原因,获取相关资源要容易一些。可是,对此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有一次一个已经知道我事情的朋友说:“你要生在外国容易些。”我转念一想,别啊,老娘现在身材还不错,要是长成白人那种五大三粗,艾玛别说激素了,把我切碎了也拼不成姑娘啊。玩笑归玩笑,既然觉得自己生在其他国家比较好,那怎么不幻想自己生来就是想要的性别呢?以前我有幸去了一些国家,虽然没有对外国的LGBT状况有所了解,可也有一些感悟;你眼里那美丽的意大利罗马、法国巴黎、西班牙马德里……,对于本地人来说,不都是一间房子三顿饭吗?等我自己想通了这一点,才觉得自己愿意做什么,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现实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一步步去改变(按兜兜姐的话就是要zuo不要die)。从前未婚开房会进监狱,现在不会了;从前同性恋会进监狱,现在也不会了,但除了期待社会环境改变,我也愿意自己去争取改变,而这种改变要先从我自己做起。有朋友跟我说,以前觉得想变性的人都是变态,从来没有把你和你的优点与他们联系起来,后来才发现……我很荣幸自己能破除一个人的偏见,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朋友,赢得了愿意为自己辩护的人。

现在的香港已经成为全亚洲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纺锤形社会已经变成“M型”,我也在这里不断地为别人贡献着资本收益。周围的同学常常有一种紧迫感,觉得在这个原始资本积累几近完成的时代,必须搭上末班车,升到M的上面去。有时我也在想,现在的忍耐,究竟是为梦想积攒资本,还是为现实所迫,被主流价值观洗了脑?我的人生是否该在性别上再跨一步,我还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跟随自己的心,永不后悔。

观望了太久,和这个群体一直联系不多,我想我也应该迈多一步。有愿意和我聊下的朋友,请加微信Annabelle-sweet。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恕我不能轻易谈论个人情况和药物问题,工作繁忙,被动聊天,也请多多见谅。

最后,需要提很多很多名字:雨雪霏霏,崔晓菲,姝茜,缓云,婴宁舒桦,彩色莲花,Rara,rxylia,荷香,无机酸,新蕙,苏打,瓶中水,yuxuanxin,刘芷若,凉菇凉,玲华,lonelyweiwei,Arcee等等,还有大家的偶像刘婷。我或许与你们有过一面之缘,或许和你们相聊甚欢,或许只有一句简单的问候或祝福,更多时候只是在无数个夜晚默默地读着你们的文字,为你们的温柔、美丽、真诚、和痛苦而感动甚至哭泣。在无知无畏胡乱用药的时候,我及时从你们的知识中拯救了自己;在孤独彷徨的时候,我又无数次在你们身上找到了自我和勇气。你们是天使。

Annabelle

2015年10月28日于香港



注释

1是男非女 手册 (香港跨性别资源中心)

http://www.tgr.org.hk/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89%3A2012-04-11-14-21-18&lang=zh

2:精神科轮候时间

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10053&Lang=CHIB5&Dimension=100&Parent_ID=10042&Ver=TEXT

3立法会二十二题:为性别认同障碍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0/09/P201310090461.htm

4:准变性人求评估似人球 见医生要轮半年 威院将设团队服务

http://www.e123.hk/ElderlyEasy/details/14202

5袁维昌医生报道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520/-2-2972914/1.html

6:香港人多半认为除了广东之外所有的大陆省份都是北方,到大陆发展也被称为“北上”;除了和大陆工作往来比较多的人和社会上层,香港人的普通话普遍不好,很多大学生也仅能达到勉强沟通的程度。

7:性小众平权系列:三只三 变性人、双性人与跨性别人士的平等权利

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thingswedo/chn/twdpwm0034.htm

82015-07-28凤凰大视野 以我之名——同性恋群体实录(二)围绕着我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society/201507/0335bdb8-e753-472b-b000-cbf215105c65.shtml

9:香港穷人到底多穷?图揭触目惊心的真实生活

http://bbs.tiexue.net/post2_8730421_1.html

10:工时规管(香港)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工時規管

11:声称受歧视 汇丰变性高层自白 条路好难行

http://eastweek.my-magazine.me/index.php?aid=3235

12:香港变性人婚权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B8%AF%E8%AE%8A%E6%80%A7%E4%BA%BA%E5%A9%9A%E6%AC%8A%E6%A1%88


版权声明

本文章欢迎各界转发、转载,转载时请保留我机构名称、页眉、页尾二维码。





Joanne Leung
帖子: 30
已加入: 十月 9 '15
聯絡:
廣告
Untitled Document

【招聘跨樂園平台義工】

 

跨樂園是現時中港台唯一的跨性別交友及分享平台,現需大量義工幫忙!有興趣人士不論性傾向或性別認同,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謝謝!

廣告

廣告


跨性別生活社


「跨性別 - 每事問」諮詢服務,對跨性別的任何疑問、憂慮,難以啟齒的問題,甚至性方面的問題,都可以在 facebook 或電郵裡發問,我們會盡所能提供協助。

密碼保護的照片
密碼保護的照片
密碼保護的照片